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綜]個性是穿越 > 74、第 74 章

《[綜]個性是穿越》 74、第 74 章

    第九番的番隊長東仙要被撤職了!

    不但被撤職,根據上面中央四十六室下達的命令,撤職的當天就被收監,第二日直接就被處刑。

    這變故來得太快,快到十三個番隊的所有死神都反應不過來,回神時東仙要人早已經沒了,就是第九番隊自身上下都是一片慌亂與惶惶。

    這樣大的事不可能一點都沒有交待,很快上面就給了底下人他們如此下令的理由。

    ——原來他在多年前就因為一樁友人的死亡案件對下達不公平判決的中央四十六室心懷怨恨了,這些年來一直隱忍著爬到了第九番隊長的位置上,時時刻刻都想找機會去報復上頭這些可恨的昏庸之輩。

    對有這等心思的下屬,中央四十六室的長老們怎么可能姑息?自然是第一時間就以叛徒的罪名直接送他歸西了,怕夜長夢多,從把人抓起來到處刑其實連一整天的時間都不到,效率高到都讓人想譏諷的程度。

    不過這些心思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來的,特別是底下十三番隊的死神們,一個個都是閉緊了嘴巴。從東仙要宅中搜到的一些鐵證如山,讓他們想替他辯駁兩句的借口都找不到,何況人現在早沒了。

    可是東仙要一直隱藏了這么多年的秘密,為什么突然就被揭發了?將這件事捅到上面的到底又是誰呢?眾死神們紛紛都在猜疑。

    嘭!

    對外一直溫柔可親的藍染惣右介此時在無人知曉的私宅里憤怒地捶了一下桌子,巨大的力道將書桌上的紙筆資料都震得移了位,滿臉的陰沉和怒意。

    真是小看通行透那個丫頭了!

    早在他命令東仙要構陷通行透的時候,他就料到如果失敗一定會遭到報復的情況,所以一直派雛森桃接近她,以好友的名義監控她的一舉一動了解她所有動態。沒成想她竟然直接騙過所有人,下手還如此狠毒,迅疾凌厲地剪去了他的一臂,讓他連回護的余地都沒有!

    “哼,還真不愧情報里睚眥必報的性格描述。”

    東仙要當時如果構陷成功,通行透在尸魂界里確實和死人沒什么區別,那么現在這小丫頭以其人之道要了東仙要的命完全不奇怪了。

    其實一開始藍染惣右介對通行透這個在真央學院時就跟日番谷冬獅郎齊名的天才并沒有什么惡意,甚至還有招攬的興趣。只可惜對方對他不感冒,后頭直接被朽木白哉搶了先,收進了六番隊。

    再后來他放出了很多頭制造出來的實驗品大虛,任它們作惡只是其次,想用它們去做測試才是主要的,特別是十三個番隊里每次有哪支隊伍派遣死神過去調查清剿時,他都會用自己獨特的隱身方式尾隨在后,記錄和觀察這些實驗品的各方面素質,以便下一次改良制造出品種更早就無趣透頂,自從他構陷迫害走了唯一能在智商上跟他并駕齊驅的浦原喜助之后,有趣的東西就越來越少了。就在這時,通行透走進了他的視線里。

    一年前這個六番隊的小天才跟著小隊一起去執行大虛吃人的調查任務時,他早就隱身在附近跟在后面觀察。任務地點出現的那頭虛是他最新的實驗品,擁有著讓斬魄刀無效化的能力,本來藍染就是故意想看看這個傳聞只憑斬拳走鬼從未用過斬鬼刀能力的小天才是怎么應付這頭虛的,結果這支小隊還沒大虛碰面,那小丫頭就突然毫無預兆地消失了。

    親眼目睹這個場面的藍染哪里能不驚奇,他動用了自己所有的手段都沒能探查到她去了哪,就連斷界和人間界都有找過,然而完全沒有任何痕跡。

    她仿佛人間蒸發,如同這世界根本沒有這號人一樣。

    就這樣過去了一個星期,藍染自己都打算放棄的時候,那丫頭又毫無預兆地回來了,還剛好又撞上了那頭虛,雖然遺憾沒能親眼見到戰斗過程,但看到大虛的尸體,藍染非常清楚她贏得相當輕松。

    這是一個身上有著大秘密的小女孩。確定了這一點的藍染幾乎迫不及待,他想研究這個孩子,可她身上還有六番隊第十席的身份,而且已經在眾目睽睽下回來了,暗中下手已經不可能,只能從明面手段動手。

    對于如何陷害一個人,藍染已經駕輕就熟,六十年前的那些番隊長就是他的戰績,本以為對付一個小丫頭,而且為了防止她有時間反應和掙扎,他甚至讓東仙要沒讓她回到六番隊的隊舍就直接把人押走送去審訓,務必一擊錘死她罪人的身份。

    換成其他任何死神都會被這一連串變故和恐怖的罪名給嚇愣住,就算沒有被嚇住也難以脫困,誰料這丫頭的心理素質竟然如此過硬,不但當場有理有據地逐條反駁東仙要的質疑,將自己的嫌疑洗得一干二凈,甚至還伶牙俐齒地反擊差點讓東仙亂了陣腳。

    “相當可怕的小丫頭呢。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直接要命,真是和外表完全相反的心狠手辣呀。”有些漫不經心的語調從藍染身后發出,是同樣也在場的市丸銀,“幸好我們之前一直沒暴露出來,明面上出手的東仙要因為得罪了她已經被弄死了,接下來我們要怎么辦?”

    聽到市丸銀的話,藍染很快回過神,恢復了平和的腔調:“既然死了,也沒有辦法。但是九番隊的隊首之位不能丟,趁著新的隊長任命還沒下來,要想辦法將我們的安插進去。”

    氣歸氣,東仙要死了就是死了,他留下的空缺就是接下來的重點,藍染不會放過。尸魂界十三番隊的隊長話語權還是很重的,就算是為了以后的布局他也不能丟掉這些勢力。

    對付通行透的事先放一邊,兩人就著怎么弄到九番隊的隊首資格很是密謀商量了一番,之后各自隱秘離去。

    重新回到外界的藍染又恢復了溫和老好人的氣質形象,一路和人微笑著互相招呼著返回了五番隊的隊舍中,一切和平時沒什么兩樣。

    很快他就發現每天總會頻繁湊到跟前的雛森桃不但出現在他面前的次數少了,就是面對他時都是低著頭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這個一向最為熱心的單純下屬如今這副姿態,藍染不可能不過問。他故意又等了兩天,才帶著擔心的表情靠過去。

    “雛森,我發現你這兩天臉色不太好,是遇到什么問題了嗎?”老好人隊長柔聲詢問遇到困難的下屬,“方便的話,可以跟我說說嗎?”

    聽到這熟悉的溫柔語調,雛森桃的眼圈一下子紅了,她抬頭看了藍染一眼,又飛快把頭低了回去:“沒,沒有的。藍染隊長,我沒事。”

    明顯就是有事,事還不小的那種。溫柔隊長更不能不管了,立刻越發關心地追問起來。

    雛森桃受不住最崇拜的隊長一再追問,最后低著頭憋在心里的事都說了:“就、就是東仙隊長……不,叛徒東仙要的事。他對中央四十六室憎恨和不滿的隱情,其實都是透查出來的。她去偷偷調查的時候,我也有在其中幫她偷偷做過掩護。我……我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么嚴重,更沒想到透她為了報復會變成這個樣子!”

    說到這里她開始哭了。“隊長,我私底下去找她了,問她為什么這么趕盡殺絕,要變得這么狠,都讓我不認識了。她冷笑地跟我說,只有我這種傻子才會這么無條件地輕易相信一個人,在外面行走的人為了生存和往上爬,會戴一張面具是理所當然的。她說這樣的才是天字號傻瓜,只會被別人利用到死。我……我是那么相信她!那么那么喜歡她!”

    越是說到最后,她哭得越發崩潰,握著藏在衣襟內側的頭像項墜,想到她這陣子隱身幫透監視東仙要,卻意外發現他和藍染在一起的暗中交流,幾人對中央四十六室的謀劃,幾乎泣不成聲。

    “我不懂,明明之前一直都好好的,為什么事情就變成這樣了。為什么一個人能變得這么快啊!”

    …………

    “小桃這兩天今天會被藍染詢問為什么對他態度大變的問題吧?”

    清風徐徐,窗頭的風鈴輕輕搖晃。

    透捧著茶,倚著窗,看著隊舍外的景色,表情一派閑適。

    “你知道還讓她一個人去面對藍染啊!”她的身后,是滿臉暴躁的日番谷冬獅郎,“這種危險人物你居然還要讓桃子跟他繼續相處!?當初發現藍染的真面目時就該直接上報,讓他和東仙要一塊被處刑啊!”

    雛森桃那天在發現藍染三人的密謀時,是一路哭著去找透的,沒想到冬獅郎當時也在,這兩人都是她最信任的人,她再也忍不住把看到的事全都說出來。冬獅郎當時一臉暴怒地就想直接去麻煩,但馬上就被透給攔住了。

    “但是你有證據嗎?”透回頭看他,“和舍不得友人的遺物,不小心留下了鐵證的東仙要不同,藍染惣右介可是非常謹慎的,這種會留下把柄的明面證據怎么可能會有?就像當初被他害死的那些死神,誰有絕對的證據說是藍染害的,他們不是都死在大虛的手里嗎?”

    “我不想跟你談這個!我現在只想要桃子離開五番隊,離開藍染!”冬獅郎更氣了。

    “那不現實。”透直接點明,“不只是你想小桃立刻調離五番隊的事,還有小桃她自己也沒有下定決心離開藍染呢。”

    冬獅郎先是愕然,隨后臉色越發難看。是啊,那天的桃子是很傷心很難過,可是她并沒有對藍染死心,甚至話里話外還在幫藍染說話。

    藍染大人可能一時糊涂,被東仙要和市丸銀這兩人給蠱惑了。

    標準的腦殘粉式發言,我家愛豆就算犯錯也是被別人帶壞的,他情有可原,還是能被原諒的。

    當時他氣得都想罵人了,對藍染本就沖到高等的惡感直接翻上了頂點,成為了他最厭惡的人沒有之一。只是這怒氣才發泄了兩句又被透給阻攔了下來,讓他稍安勿躁,接下來還是看她的。

    她現在已經做好了第一步。

    讓一個鐵粉產生動搖逐漸脫粉,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粉的偶像主動失格,做出了完全不符合粉絲心中幻想人設的相反行為。

    要知道追星的人都會將自己粉的男神女神無限美化的,平時一點小毛病甚至大毛病都能用極厚的濾鏡去掉,可對方一旦讓其幻想的人設破滅,這種失望和厭惡早就不是能用敗好感能形容的了。

    在雛森桃的心中,藍染惣右介是完美的,溫柔又善良的。可她在追蹤東仙要的過程里無意間發現了東仙跟藍染和市丸的密謀,聽著他們冷酷又惡毒地商討怎么對付中央四十六室,又怎么不把平日友好對待的死神同僚放在眼里,視他們為豬狗想宰就宰的姿態,雛森桃根本無法接受。

    她的腦子里對藍染的印象還永久固化在當初自己學生期獲救的那一刻,自己身處絕境時藍染像天神一樣出現救了她和所有同學,又溫柔地對受到驚嚇的他們噓寒問暖。

    強大,溫柔,細心又體貼。從那以后,雛森桃就一直以這個形象為基礎,不斷地描繪和美化著藍染。

    如今這個完美印象開始出現裂痕,偶像的金身再不是那么堅不可摧。

    那么就可以開始第二步了。

    小桃,你說得對,藍染隊長平時那么好的一個人不可能自己主動做出這種事,一定是有人騙了他!透順著雛森的期望一臉認真地附和與安撫,所以,你更加不能離開五番隊了,而且還要盯緊了藍染隊長,防止他繼續誤入歧途!

    剛剛被小白臭罵了一頓的雛森都有些不太敢相信,原本以為透會和小白一樣罵她和勸她離開五番隊的,結果卻正相反。但真聽到有人這么說了,她反而遲疑了:我……我好像有點不太敢面對藍染隊長了。想相信愛豆,又不敢面對愛豆,這足以證明這位粉絲內心非常動搖,而且,隊長要是發現我知道了他的秘密……

    濾鏡變薄了以后,雛森的智商都跟著回來了一部分,還知道擔心一下自己的處境。但也只是一部分,畢竟她依然還粉著藍染不愿意離開他,內心相信他的清白無罪。

    別擔心,他不會發現破綻的。早就在這邊等著的透直接給雛森支招,我看你也不像是個會演戲的人,到時候他問起你來你就這么跟他說吧。你先這樣……再那樣……

    通行透在一旁教雛森桃的那一套套話,就在旁邊的冬獅郎是聽得目瞪口呆,小男孩一雙翠綠色的眼睛直接睜圓了,表情就像是見到了可怕的魔鬼。

    “嘛,小桃那邊幾乎全部都是本色演出,不會有什么紕漏的。她現在對藍染也有了顧慮,腦袋再進水也不可能把自己跟蹤東仙要看到的事說出來。”透最后給了這么一個總結。

    暴躁到最后也沒結果的冬獅郎無法反駁,只能按捺住性子,很不爽地抬頭:“那第三步呢,什么時候開始?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通過松本,偷偷去接觸市丸銀了吧?”

    自家的副隊長松本亂菊和三番隊的隊長市丸銀是青梅竹馬,兩人以前關系很好,可是市丸銀自從跟了藍染雙方就沒怎么聯系了,也不知道這家伙是通過什么手段拿捏住了市丸銀。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通行這家伙之前有說過,第三步棋結束,桃子就再也不會對藍染有絲毫崇拜和迷戀了,他恨不能現在就走流程。

    “這一步沒那么快的。”透回道,“我讓小桃能對藍染有現在這樣的心態已經是一大進步,后頭立刻跟進的話會適得其反,而且我們也需要從小桃那里弄到藍染的近期情報不是嗎?小桃好像還挺樂意當內應的。”

    原本想反對的冬獅郎再次憋氣得話都不想說,透卻懶得管他,而是自顧自繼續道。

    “接下來,該是你們這些番隊長發力的時候了。”她一邊說一邊轉頭看向窗外的景色,“我在六番隊的仕途已經走到盡頭了,而要對付藍染也需要更多的權勢和助力。日番谷,你會支持我擔任九番隊隊長的對吧?”

    九番隊的隊首位置空懸了一周,不只是番隊內部對這個職位蠢蠢欲動,就是其他番隊的人也有不少動心的,一時之間,暗中的小動作不斷,各種勢力如八仙過海般各顯神通。

    然而,他們終究棋差了一招。

    一周后,來自中央六十四室的任命書正式下來了,九番隊的新任隊長署名醒目地寫著三個字——通行透。

    這位原六番隊的副隊長,被老上司六番隊的隊長親自推薦不算,還有來自十番隊、十一番隊、十三番隊三個番隊的隊長聯名支持。

    四大番隊隊長聯名推薦,如此硬派的背景和雄厚的人脈關系,讓其他牛鬼蛇神紛紛退散,再不甘愿也只能咬牙敗退,接受她空降九番隊的事實。

    暫且不提精心謀劃眼前只差一步就要成功的藍染,在看到九番隊隊首一職被人強勢截胡內心惱怒面上卻還要做出贊嘆恭喜狀的憋屈,九番隊自己本身更不自在。

    “各位好,我們又見面了。”

    昔日被押解過來的嫌犯如今搖身一變高高在上,對著九番隊的隊士們淡淡點頭,她的身上只有隊長才能穿戴的雪色羽織背后的九字格外醒目。

    九番隊主職牢獄和審訓的工作,在通行透當上九番隊的隊長后,不是沒人質疑她一個小姑娘的工作能力,能不能應付那些狡猾的死神嫌犯,從他們嘴里撬出想要的東西,甚至還傳說一些流言,說她能坐上這個位置是靠陷害前任隊長東仙要才得來的。

    對此,透只是淡淡一笑,并不理會。

    這份氣度反而讓九番隊里對她有嘀咕的隊士們有些佩服。

    有關前隊長的案子他們九番隊之前也有人參與的,雖然那次的審訓和處刑工作主要都是由二番隊的刑軍成員完成,可有在場目擊全程的隊士們都很清楚,他們的前隊長會被判刑真不冤,可外人卻是不清楚的,一個個眼神微妙。

    一般新官上任都會很忌諱這種事,然而他們的新隊長好像真的一點也不在乎。

    “放心,馬上就沒了的。”

    這種事一看就知道是誰給她潑的臟水,而且還是她沒法反駁的那種,東仙要確實是她上報然后才被上頭人弄死的嘛,她也確實從決定動手前就盯上了這個位置啊,不然哪來的實權跟藍染打擂臺呢。對方似乎也發覺了這點不利,打算給她制造些污點,讓她成為某類不討喜的角色。

    真巧,這也正是她在著手做的事。

    秘宅內,爭奪第九番隊首失敗的藍染心情不太好,或者說自從他打算對付通行透以后,想要做的事都開始變得不順利。

    “這樣下去不行。”投放的實驗體還沒開始作惡就被聯合巡邏的六番隊和十番隊齊齊擊殺,東仙要毫無防備的就被人舉報弄死,丟掉的九番隊隊首又被人搶走,饒是城府深如藍染也還是有些浮躁,“通行透,必須要想辦法除掉了。”

    “真的決定要這么做了?那小丫頭可是很強的,而且她不是和你隊里的雛森桃關系很好嗎,不拉攏到我們這邊很可惜啊。”市丸銀很是詫異,“我們可以再做一個局啊,就像幾年前在真央那邊放上一頭虛引起混亂,你在那些學生嚇破膽時再出場去救,不是收獲了好一批可用的人手嗎?像你隊里的雛森不就是一個好例子,什么都聽你的。”

    “她和那些單純的學生不一樣。”藍染直接搖頭,“你之前也說了她很強,給她制造危機再去搭救的橋段并不適用于她。而且通行透看著年紀小實際上非常精明,看她這些時日在九番隊的表現就知道,嫌犯的一點蛛絲馬跡都能讓她順藤摸瓜找到背后的真相。再結合這段時間我們的不順,我有理由相信,她可能注意到我和東仙要有聯系了。”

    總而言之,這個人,不能再留。

    兩個人在商討這件事時,根本沒有發覺就在他們的不遠處,一個仿佛隔離在另一個次元的隱身者渾身顫抖地看著這一切。

    雛森桃捂著嘴,哪怕知道自己的聲音不會傳出去,也依然拼命地讓自己不要哭出聲來。

    她心目中的藍染隊長……已經徹底不見了!

    …………

    “市丸銀小哥,應該已經行動了吧?”換了新的隊舍,披著隊長羽織的透依舊捧著茶杯,倚著窗戶老神在在看著街道外。

    當初察覺到松本亂菊和市丸銀這兩人的藕斷絲連式的貓膩,透就有心通過這一點搭上市丸銀的線了,但凡這個男人心底還有松本亂菊,就絕對不會放任藍染肆無忌憚。事實證明,她賭對了。

    他就是雛森桃對藍染粉轉黑的第三步。

    腦殘粉這樣的頑固分子,旁人怎么說怎么給擺事實證明那個愛豆不是好人都是沒用的,只有自己親眼看見了親耳聽到了才能徹底打破這層幻想。

    所以透不會像冬獅郎那樣對著雛森明說藍染此人如何如何壞,讓她不要再跟藍染來往,這只會起反作用;而是順著雛森的想法安撫她安慰她,給她心底為愛豆留下的垂死掙扎加上一層希望和僥幸——或許不是愛豆的錯呢,是別人帶壞的他呢?對!一定是別人帶壞了她愛豆,一定是別人的錯!

    帶著這層期望,雛森依然還能和藍染安然共處,甚至還能對藍染更有幾分憐惜之情。

    接下來就有了上面的那一幕。

    讓市丸銀引導著藍染說出當年大虛襲擊死神學生的真相,親口承認當初那就是一場騙局,是故意為了拉攏人心做的一出“英雄救美”好戲,好方便收集能力優秀的忠心手下。

    而能力不錯的雛森桃,就是其中之一。

    雛森桃為藍染披就的完美金身就這樣被他親手打破了,本就變得脆弱的崇拜和喜愛瞬間崩得支離破碎。

    被二度撕毀的信任,這一刻永遠拼不回來了。

    粉圈有句話說得好,脫粉不可怕,可怕的是粉轉黑再回踩。

    短暫的崩潰結束,雛森桃紅著眼眶站在原地,隔著次元目光幽幽地盯著藍染惣右介,少女冰冷的眼底再也找不回當初的崇敬和憧憬,取而代之的,是被人愚弄與真情錯付后的安靜到極致的憤怒。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淺藍丶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檸檬大王來吃肉、徐靜女、墨盡微涼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淺口107瓶;綠豆冰淇淋30瓶;尼羅藍墨色、霖、yo悠悠yo20瓶;go!、榴蓮蘸芥末10瓶;愛吃山藥的芍藥8瓶;吾,書荒,求!6瓶;cx4瓶;九月秋2瓶;kohri、之歌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大乐透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