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男主醒醒你是女主的! > 109、番外·穿錯的啾vs重生的卓(完)

《男主醒醒你是女主的!》 109、番外·穿錯的啾vs重生的卓(完)

    名牌落在地上,輕輕彈了幾下。

    “叮,叮,叮……”

    她慢慢轉過身,見卓晉站在門口,背著光,神色晦暗不明。

    “啾兒?”

    他走進屋中。

    陽光在他身后化開,林啾看清了他的眉眼,依舊溫潤如昔。

    “我方才去了小學堂。”她委屈地開口了。

    卓晉先是一怔,然后開口:“啊。”

    林啾看著他。

    恢復了實力的大修士,在這樣一個凡人面前,竟生出了幾分無措。

    她喃喃道:“你被辭退了怎么不告訴我,我又不會嫌棄你的。”

    卓晉輕輕地笑了幾聲,攬住她的肩,帶她離開了這間略嫌陰森的廂房。

    到了院中,他抓住她的雙肩,直視她的雙眼,道:“啾兒,我只是不想你替我擔心。近來的確在忙其他的事情。”

    溫和的眸光下,盡是一片誠摯。

    她動了動嘴唇,干巴巴地問道:“那個名牌……”

    卓晉道:“天地有正氣,殺人賠命不是理所應當么?那是證據,自然要收好。”

    林啾:“……”好像也沒什么不對。

    她倚到了他的懷里,狠狠在他胸前的衣裳上蹭了幾下。

    “我,我以為你是不是鬼,或者什么奇奇怪怪的東西。”

    “噗哈哈!”他重重揉了下她的腦袋,“今日給你帶了城北的桂花雞和青梅釀,我再給你炒幾片脆筍配酒。”

    林啾一秒從靈異文穿到了美食文。

    “哇哦!多謝夫君!”

    她心中的疑竇并沒有徹底消除,但她信得過他的人品。

    在他出門之后,她并沒有尾隨他,而是去了附近的仙域。

    她要看看,如今世界劇情究竟變成什么樣了。

    原以為打探情報會很艱難,不想,隨便一座城中,都有人在給柳清音歌功頌德。

    事情是這樣的——有個厲害的大魔闖入萬劍歸宗,道破了劍君魏涼的身份,原來,魏涼竟被座下大弟子秦云奚給奪舍了!一戰之后,秦云奚修為被廢,幸得大劍仙柳清音則力挽狂瀾,擊退大魔,撐起了萬劍歸宗。

    月前,柳清音闖荒川秘境,拿到傳承,又得王氏天驕王衛之的傾力相助,連取數處秘藏,如今隱隱已有正道第一人的勢頭。

    林啾默默聽著,心下不禁暗忖——那秦云奚呢?柳清音是把他養在身邊,還是已悄悄處理了他?畢竟如今的女主光芒萬丈,肯定不能容忍那段不可告人的黑歷史。

    世界劇情也算是走上正軌了,就是折了男主,從一個仙俠戀愛文變成了大女主無c文。

    ——也不一定無c,男二王衛之能上位也說不定。

    林啾津津有味地吃著瓜,估摸著卓晉該回家時,她才急匆匆地瞬移回去。

    夫妻二人的生活和從前一模一樣,除了在夜間,卓晉時而感慨啾兒仿佛又變美了之外,其余一切照舊。

    自然是美了。恢復修為之后,她悄悄解決掉了被他養胖的小肚子,又把靈氣做成水面膜每日滋養著臉蛋,皮膚一天好過一天。

    日子不緊不慢往前走,晃眼便過去了好幾年。

    林啾的修為還在漲,仿佛沒個盡頭。她偷聽了仙域許多宗門的授課,卻覺得旁人口中什么化神啊大乘啊看起來都很low的樣子,劍意這東西也是一般一般。

    撲騰了一陣子,還是還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什么修為。

    算了!

    她很滿意自己的生活,并不想有什么改變。

    又過數年,林啾發現她的小先生依舊是個小先生,就像她這個修士一樣,歲月無視了他,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跡。她暗暗揣測,應該是他在不自覺之中采|補了她。

    這可真是太好了,她正愁著要替他上哪里去找不老藥呢。

    這一日,林啾照樣趁卓晉出去上班時,自己偷溜到仙域玩。

    恰好撞上了一樁事。

    一個長相挺漂亮,還涂著炫彩紅眼影的男人,操縱著一只惡心巴拉的血人偶,在追殺幾個正道修士。

    林啾看了一會兒,覺得雙方的打斗實在兒戲,力量速度都不夠,就像小孩玩過家家似的。

    眼見幾個修士就要命喪那偶人之手,林啾掠過去,揮手斬斷了紅衣御偶師和偶人之間的血線。

    “噫……”手上沾到了腥臭的血,她隨手抓起御偶師的大紅衣袖擦了擦。

    血魔祭淵:“……”

    獲救修士:“……”

    那血糊淋拉的人偶還想攻擊林啾。

    她可不想再弄臟了,小先生鼻子靈得很,聞不得血腥味。

    短暫地思忖片刻,在血偶張開巨口襲來時,林啾身體一歪,食指一點:“定!”

    原諒她,腦海中的玄幻修真技能實在是少得可憐。

    關鍵時刻,就想起了猴哥的絕活。

    血偶定住了。

    林啾嚇了一跳:“……這么靈?”

    祭淵:“……”

    獲救修士:“……”

    她視線一轉,見到一名修士的劍鞘圓滾滾的像個棒子,便借了過來,朝著血偶頭上一敲。

    “妖魔,拿命來!”

    只見那血偶嘩一聲散了,滲在地上,像一只被拍死的蚊子。

    祭淵見鬼一樣盯著這個恐怖的女人,半晌,怪叫著返身逃了。

    他生了一張漂亮邪美的臉,林啾也不好意思去追——她是有老公的人,得避嫌,不好這樣追人家美男子。

    “你怎么能放他跑了!”一個獲救修士大喊大叫,“你怎么能放跑了血魔祭淵!這么好的機會,你居然白白放他跑了!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蠢事!”

    林啾偏頭望著這個吹眉瞪眼的小老頭,驚奇道:“你是想要我把他捉回來陪你玩?可以的,到時候我直接把他放你院子里吧。”

    另外幾個修士急忙把這小老頭扒拉到了后頭,向著林啾又是作揖又是道歉又是感謝。

    林啾壓根就無所謂。

    她隱約記著書中好像是有血魔祭淵這么一號人物,沒想到就是個戰五渣。

    她搖著頭,覺得恁沒意思,也懶得上茶樓聽戲,便提前回了家。

    進了院中,發現居然有個客人。

    一個綁著高馬尾,細長眼,相貌英俊的華服青年正恭恭敬敬站在卓晉身旁,仿佛在征求他的意見。

    “啾兒今日這么早?”卓晉扔下那個看起來很貴氣的青年,迎向林啾。

    “唔,”林啾見了他就委屈,扁嘴道,“遇到個玩人偶的家伙欺負人,被我趕跑了,結果被救的老頭子反而罵我。”

    卓晉微笑:“我們啾兒又行俠仗義了。這是好事,不必理會那些腦子有毛病的人。”

    “嗯!”林啾重重點頭。

    她家小先生最是護短,無論遇到什么事,不問緣由,都和她同仇敵愾,永遠站在同一條溝里。

    華服青年像見鬼一樣瞪著卓晉。雖然他一直知道卓先生娶了妻,卻從來也沒想到,這位先生面對自己的妻子時,竟然就像個平平無奇的世俗男子一般,就差搖尾巴了。

    視線一轉,落在林啾臉上,眸中不由掠過驚艷之色。

    這個女人也生得太好看了吧!這般紅顏,也只有在卓先生身邊,才不會變成禍水。

    卓晉隨意地瞟了他一眼,道:“去吧。”

    “是。”青年神色一凜,急急離開了院子。

    待青年出了院子,卓晉很平淡地向林啾解釋:“王衛之,我的學生。”

    林啾:“……”男二,如雷灌耳。

    未來大佬是我學生?林啾覺得,小先生拿的一定是男頻收徒流的劇本。

    再一日,林啾聽到了兩個勁爆的消息,一個是,禍亂天下的血偶被滅了,出手的是個女修,看著完全沒有半點修為,不知是何方隱世大能。另一個是,失蹤許久的秦云奚,竟是入了魔,趁祭淵元氣大傷時吞噬了祭淵,成為了當今魔道第一人。

    這個劇情,當真是歪到天邊去了。

    盤古都扭不回來。

    林啾心下暗忖,這秦云奚必定要去找女主柳清音的麻煩,和她一頓相愛相殺,少不得又要爆出許多秘聞,這幾日,吃瓜得吃勤快些,千萬別錯過第一手八卦——回鍋瓜口感會差些,沒那么勁脆。

    沒想到,這個瓜居然吃到了自己頭上。

    回到家時,她發現院門半開著。

    推開門,一聲“夫君我回來了”卡在嗓子眼里——卓晉坐在院中的槐樹下,正與一人對弈。

    白裳客回過頭,朝著林啾陰惻惻地笑了笑。

    秦云奚。

    林啾臉都綠了。

    她家小先生根本沒有發現坐在自己對面的人是一頭惡狼,他正專心致志地下著棋,看到林啾回來,溫和笑道:“啾兒稍等,這局完了我就做飯。很快。”

    只聽那秦云奚笑道:“卓先生棋技精湛。不過可不要忘記,秦某向來只下生死局——我勝,你死。我敗,你身邊之人死。”

    他不懷好意地睨了林啾一眼。

    林啾大步走到卓晉身旁,側身護著他。

    卓晉只淡淡地笑,拈起一枚黑子,“啪”,落位。

    “你輸了。”他起身,“院子太小,便不留你吃飯了,請回。”

    秦云奚的笑聲震落了好幾片樹葉:“我說,我敗了,你身邊之人要死。你是聾了嗎?卓晉卓先生。”

    卓晉波瀾不驚:“應約之時,我身邊的人是你。你要死便自去死——出去再死,不要弄臟我的院子。”

    林啾:“……”夫君威武!

    她冷冰冰地注視著秦云奚。

    眼角微微沁出了一點血色——別看她表面鎮定,其實心中早已溢滿了劫后余生的慶幸。

    她不敢想象,若是方才踏進來看見的是卓晉的尸首,她會不會當場就發瘋。

    有些珍寶,一旦得到過,就無法承受失去的痛。

    秦云奚也盯著她。

    若他沒記錯,他已好多年沒有見過她了。不曾想,歲月竟這般優待,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他盯了她片刻,確定她身上沒有丹田,也無經脈。

    唇角不禁浮起殘忍的笑意。

    他張了張口,正準備大放厥詞,便見林啾隨手抄起一根掃帚,像市井潑婦打架那樣,朝著自己身上抽過來。

    “夫君叫你出去,聽見了沒有!”

    秦云奚下意識地往后稍稍一避,回道:“我還未休妻,你……”

    話音未落,腹部狠狠被抽了一掃帚,正是丹田位置。

    旋即,只見那掃帚利落地轉了半個弧,又抽在他的小臂上。

    咔擦。

    斷的不是掃帚。

    秦云奚有點懵。

    愣神片刻,只覺巨力襲來,他蹬蹬連退幾步,竟被生生逼出了小院。

    “砰!”院門在面前狠狠合上。

    林啾此刻顧不上秦云奚。將他逼出院子之后,她直接瞬移到了廚房門口,緊張地打量著正在忙碌的卓晉。

    她怕秦云奚下了什么黑手。

    “夫君,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卓晉偏了偏頭:“無。過來幫忙。”

    “好!”她放下掃帚,卷起袖子跳過去幫他洗菜。

    她的指尖有點兒抖,不住地打量他。

    卓晉笑了笑,不經意地說道:“此人并非善類。方才,他袖中落出一些黑色毒蟲,從棋桌底下向我爬來。幸好我發現得早,用棋子摁死了——大約是個末流毒師,想騙醫藥錢。啾兒日后遇見這種人,記得不要用手去碰。”

    林啾:“……啊。好的好的!”

    卓晉入睡之后,林啾悄悄翻下竹榻,來到院外。

    那兩掃帚她蓄了暗勁,夠秦云奚喝一壺的。秦云奚不是傻子,挨了那兩下,必定猜到毀了祭淵血偶的人正是她林啾,肯定跑了。

    他不會和林啾搏命的,對于他來說,林啾只是開胃點心,正菜是那柳清音。

    發現林啾是塊硬骨頭,他絕對不會和她硬剛。

    院門口還殘留著一些逸散的魔氣,林啾追著氣息,徑直尋到了萬劍歸宗。

    只見護宗大陣在夜色中閃閃發光,秦云奚虛弱且狠戾,獨自面對以柳清音為首的一眾正道劍修。

    愛吃瓜的人不止林啾一個。得知秦云奚成為魔道第一之后,江湖中人都猜到他肯定會回來找柳清音尋仇,于是好事者早已聚在萬劍歸宗附近,專等著看大戲、搶人頭。

    今日便等到了。

    柳清音一心一意要置秦云奚于死地,一通相愛相殺之后,秦云奚寡不敵眾,被擊落在地。

    就在柳清音即將出劍封口之時,忽見秦云奚笑了笑,從懷中拋出一物。

    一個交織著黑紅二色暖光的小人兒,面容和柳清音一模一樣,只不過眉眼之間陰郁無比,散發出絲絲不祥寒氣。

    “這是……”有見多識廣的老修士涼氣倒抽,“元陰煉偶!”

    一時之間,所有人看向柳清音的目光都變得微妙且詭異。

    雖然外界一直在議論柳清音當初那段師徒不|倫戀情,但誰也沒想過,這兩個人居然真的已經做到了這個地步!原來什么清冷圣潔都是裝的啊!私底下,也不過是對偷|情男女罷遼!

    想起這段日子對柳清音的種種溢美之言,眾人胸中只覺吞了只蒼蠅。

    秦云奚笑得很大聲:“清音啊,身敗名裂的滋味我已嘗夠了,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愛我么,便來陪陪我吧!”

    此刻的柳清音,距離“正道魁首”這個好名頭已只差半步。今日鬧了這一出,這半步,將成天塹。

    正道之首,絕不可能是一個德行有虧之人!

    她面色猙獰,一劍刺向秦云奚。

    不曾想,方才還半死不活的秦云奚,忽然手掌一翻,召出一個渾身濃血的人偶來——正是被他吞噬煉化的祭淵。

    只見祭淵血口一張,原本泛著土黃光芒的護宗大陣,竟是瞬間變成了艷|靡血色!

    眾人忽然意識到,秦云奚不是自投羅網,而是張好了網,等著捕食他們這些獵奇的小雀兒!

    瞬息之間,整個萬劍歸宗變成了一只大蒸籠。

    秦云奚那張絕世俊臉在紅光之下,顯得無比邪魅。

    “清音啊清音,當初我被那無面魔頭廢去修為時,你就躲在一旁眼睜睜看著!待他走后,你落井下石,將我的秘密公諸于眾,還將我關進九陽塔,叫我自生自滅……”

    “你一定想不到,九陽塔中,竟囚著我那入魔的生父秦無川!他將他的一切都給了我,我蟄伏許久,悄悄將護宗大陣換成了我的煉化魔陣……哈哈哈哈!我等這一天,真是等了太久太久!”

    眾人頓時嘩然。誰也想不到,這個大魔頭這些年來,居然一直藏身萬劍歸宗!

    秦云奚笑得更狂了:“我之所以走到今天,都是拜你所賜啊,我的好清音!你不是一直很喜歡出風頭么,喜歡萬人景仰么?現在好了,這些人,都是你的陪葬品,你,開心不開心啊?!”

    “想撇下我,你做夢!”

    秦云奚的面色猙獰瘋狂。

    他手一揚,捏碎了柳清音的元陰煉偶。

    柳清音口噴鮮血,委頓在地。這是她的元陰煉化之物,與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陰偶一廢,她也廢了。

    “佑然……佑然……佑然你在哪里?!”驚懼絕望之下,柳清音想到了自己的備胎王衛之。那個男人,愿意把生命都獻給她的男人,一定能夠救她脫離苦海!

    遺憾的是,今夜卓先生忽然召喚,王衛之正眨巴著一雙無辜的細眼睛,陪著先生在院子里賞月。

    眼見,偌大一個萬劍歸宗,將被煉化成人間地獄。

    秦云奚的狂笑聲愈加癲狂。

    他得到了一切,又失去了一切,如今只想拉著旁人一起,嘗嘗煉獄的滋味。

    忽然,一聲極輕的“呲啦”聲響起。

    泛著血光的煉化大陣上,忽然便裂開了一個小口子。

    清氣涌入,眾人得以喘上一口氣,舉目望去,看到一道嬌小的身影,遠遠站在大陣旁邊,像在剝雞蛋殼一樣,把那倒扣的血色巨碗一點點剝開。

    眾人:“……”

    “是她!是她!”一個修士忽然驚呼出聲,“就是她滅了祭淵的血偶!她就是那位隱世大能!她來了,她來了!”

    “嘶——深藏功與名的那位?!”

    “決計不會有錯!這世間,除了她,誰還能徒手撕了這般恐怖的魔陣?!”

    “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啊!”

    林啾撕了一會,不耐煩了,拽住一片陣殼,呼啦啦地抖。

    便看見那堅如磐石的巨陣一點一點崩潰了,像是被震碎的玻璃穹頂一樣,坍塌下來。

    漫天破碎光點之中,林啾垂著一雙好似沒睡飽的眼睛,扁著嘴,噠噠噠向著眾人走來。

    九天之上的神女下凡,也不過如此了。

    她徑直走到秦云奚面前,打量他片刻,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既把命輸給了我夫君,又跑到這里作甚?”

    一邊說,一邊隨便撿起根枯枝戳散了他身邊的血偶。

    嗯,夫君交待過,不能用手碰。

    死里逃生的修士們低聲歡呼起來,望向林啾的目光狂熱且崇拜。

    秦云奚面露慘笑。

    他盯著林啾這張在月色下更顯絕美的小臉,半晌,悲憤道:“蒼天無眼!蒼天無眼!什么苦心修行根本沒有半點鳥用,全不敵這天道親女兒!卓晉那個廢物真他媽是撞大運,怎么就讓他押到寶了!真他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哈!靠著女人吃軟飯的男人有什么用!活著有什么意思,我若是他,早他媽自我了斷了!”

    滿心不忿無從宣|泄,便開始惡意滿滿地攻擊卓晉。他知道今日自己必死,死之前,想在林啾和卓晉之間種上一絲嫌隙。

    當真時也命也,若不是那大魔忽然襲來,當初這對男女早已死他的劍下!

    林啾茫然地眨著眼睛,完全搞不懂秦云奚的腦回路。

    她覺得這個人可能是瘋掉了——明明是小先生每日辛苦掙錢養她啊!她才是游手好閑的那個,每日聽戲吃瓜,在外面瞎逛,想起來還有點臉紅呢。

    一群緊張兮兮的大修士中間,偏著腦袋滿頭霧水的林啾像個異類。

    大陣徹底破滅,一眾正道修士持劍逼近。秦云奚知道已到末路,慘笑三聲,自斷了心脈,癱成一地黑乎乎的魔翳。

    他死去之時,數千里之外的卓晉受因果反噬,口噴鮮血,重重喘起粗氣。

    王衛之嚇得不輕,急急攙住卓晉。

    只見卓晉唇角一勾,狠聲道:“早晚的事。趕早不趕晚。你,去吧。”

    他擺擺手,徑自回屋睡下。

    等到林啾做賊一樣輕手輕腳回來時,卓晉很隨意地翻了個身,長臂攬住她,將她攏進懷里,隨口親了親她的頭發。

    林啾偷眼打量著他,月色之下,男人的面容更顯得清秀俊美,今日不知為何又添了幾分孱弱,更像個病弱書生了。

    她深深拱進他的懷里,攬緊了她的珍寶。

    又過了許多年。

    忽一日,卓晉帶著她開始遠游。

    夫婦二人走過許多地方,來到一處人來人往的仙域城池。

    這座城以制作精良的桃木偶人出名,卓晉看起來對那些能夠自己動的偶人很有興趣,每日帶著她在街上瞎逛。

    難得他白日不用出門去工作,可以整天陪著她,林啾自然是心花怒放,與他一遍又一遍地趟過那些街道,每一日都有說不完的新鮮話。

    直到那一天。

    城中來了一隊奇怪的人。

    林啾記得那些面孔——都是萬劍歸宗的人。

    目光落到領頭的人身上時,林啾倒抽了一口涼氣,呆住了。

    怎么會是,秦云奚?!

    他不是死了嗎?

    再定睛看,發現這個人雖然長相和秦云奚一模一樣,但氣質神態完全不同,不知為何,看著他,林啾不禁有種錯覺——這是她的小先生。

    她呆呆地偏頭看自家夫君。

    只見卓晉的黑眸中閃爍著她完全看不懂的笑意。他的大手緊緊攬住她的肩,帶著她,徑直走向那一行人。

    領頭那人很快就發現了這對奇怪的凡人夫婦。

    視線相觸,卓晉挑釁地笑,笑容肆意張狂。

    旋即,他垂下頭,在大庭廣眾之下,深深地吻他的啾。

    林啾:“……”

    她被吻了個七葷八素,待他松開她時,她睜大了水霧迷蒙的眼,吃驚地看著自己這個向來克制守禮的夫君。

    “愛我么?”卓晉問。

    林啾心尖直顫,道:“嗯。”

    “只愛我?”

    她的臉頰發燙,低低應道:“當然了。”

    “嗯。”他滿足地笑著,將她攬在懷里,然后挑起唇角,沖著情敵得意地笑,笑得像個猖狂的孩子。

    魏涼:“……”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的樣子!

    ……

    桃木偶人城之行很快就結束了。

    林啾一頭霧水,隱約總覺得卓晉就是特意跑到某人面前耀武揚威,但她沒有任何證據。

    又過了許多年,她發現自己的修為好像高過頭了,這個世界有點兜不住她。

    卓晉心中有數。

    到了一個適合的夜晚,他不再讓她背對著他,而是捧住她的臉,細細地親吻著,深深地疼愛著。

    漸入佳境,他的額心浮起印記,瞳色變金,尖牙刺出唇角。

    林啾的震驚被他死死封鎖。

    極致的眩暈之中,二人破碎虛空,回到神域。

    記憶回歸。

    她迷迷糊糊睜開眼,只見她這個自己醋自己的夫君唇角挑著壞笑,眉眼之間一片滿足。

    “嗯,這下圓滿了。”

    他低沉地笑道。

    (全劇終)

    作者有話要說:啊……

    又把兩只崽崽順利關進洞房。鎖死。

    好開心!

    謝謝大聲支持我和默默支持我的大家,你們給了我超級超級大的動力,愛你們,超級愛!

    那個……書籍詳情頁,有封面和簡介的那里,往下拉,評論區右上角有個完結評分,作者用小棍子指揮著阿離大胖鳥和林啾小蘑菇一起打滾求評,求五星好評(顫聲

    新文明天晚上9點開,感謝信發到新文那邊,理直氣壯騙流量
大乐透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