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貓大王統領橫濱的日常[綜] > 95、貓大王.95

《貓大王統領橫濱的日常[綜]》 95、貓大王.95

    不知不覺中,貓科動物專門留出來午睡的時間,變成了“雪村”的專屬探訪間隙。

    之所以會演變成如今這種模式,大約要歸功于后者的行動模式實在是過討巧,就像是一塊靠墊或者抱枕,每每都在他犯困的當口及時送到頸下,顯得極為貼心舒適。所以久而久之,他便忘了自己該招待客人的事情,迷迷糊糊地枕著對方的腿睡了好幾次。

    兩人原本有些距離感的友誼,隨著物理意義上的拉近,有了明顯的改善。

    抱著“誘貓”想法的幻術師,完全偽裝成溫柔、體貼、無害的密友形象,有條不紊地推進著自己的計劃。

    若論戲精程度,全港口黑手黨里大概僅有太宰治與他不相上下。但兩人的區別在于,他是帶著目的性、為博得樹里的喜愛感去接近,自然能做出挑不出差錯的偽裝;心思難測的干部預備役則是由著性子來,越發呈現出貼近于真實的一面,因而時常會做出些惹得貓炸毛的幼稚舉動。

    換句話來講,如果太宰治想得到一個人的好感,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可搭上自己的真心再去做類似的事情,反倒顯得笨拙無比——畢竟,虛幻夢境之所以美麗動人,正是由于它超脫常態的完美無暇感,一旦沾染了俗塵煙火,便驟然喪失它的魅力之處。

    當然,并非說真情實意有什么不好,只是要靜下心來細細品味,再恰逢某種契機,方能明白其中包含著的種種深意。

    偶爾連六道骸都忍不住嘆息:明明是沒多久就要成年的家伙,居然能將國小三年級男生作死刷存在的水平發揮得淋漓盡致,實在是令人心服口服。

    “我今天才知道,之前'幫忙'把我的東西從中也前輩房間里搬回來的,居然是太宰治!”

    氣得連午飯都沒吃貓科動物坐在沙發上,仿佛一團圓滾滾的毛團子。就算僅有貓耳和尾巴是獸化特征,卻硬是給人一種他已經恢復了原型,此刻蓬起了渾身的軟毛,惱火的嗷嗚嗷嗚叫著的錯覺。

    為發泄怒氣,一進屋他就解開了眼部的繃帶,隨手扔在地毯上,還踢了一腳,看著它輕飄飄地翻滾好幾圈,直至掛在茶幾桌腿的邊緣處,無辜地朝他抖了抖。

    要是可能的話,他更想看見某個欠揍的繃帶怪落得如此下場,偏偏對方溜得太快,總是不給他動手偷襲的機會。

    他學體術的時間加起來也快小半年左右,雖然算不得太厲害,但肯定比墊底的太宰治要好上一些,就算光明正大的對戰也絕不吃虧——不過,前提是對方不會耍滑頭,故意使些絆子或者設下圈套,從側面增加地獄級別的難度。想當然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聽著他氣咻咻的抱怨聲,給自己捏好人設的幻術師照常坐在一旁,非常給面子的裝出了驚訝感,接茬道:“居然是太宰先生做的嗎?為什么呢?”

    “估計又是閑著無聊搞出來的惡作劇之類的。”

    樹里扭過身,用額頭抵住沙發靠背,頗有幾分想將整個身體擠進去的自閉傾向,甕聲甕氣地嘟囔著:“要不是今天,中也前輩忽然問是不是我自己搬出去的,估計這件事情的真相就永遠成謎了吧。我之前真的以為,是被趕出來了啊……”

    “既然現在知道了實情,你應該感到開心才對,為什么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他身邊的男孩拿出知心好友的架勢,略顯擔憂的關心著他的狀況。

    其實稍微思考一下便知道,肯定又是喜歡爭寵的礙眼家伙從中作梗。幻術師有些漫不經心地下定了結論。

    大約是同時,貓科動物有氣無力地給出了更具體的概況:“我本來想問問,還能不能回去,哪怕是睡衣柜都行啊……誰知道太宰治忽然冒了出來,讓我們光忙著去抓他報仇,等再回過神來,好像又錯失了最佳時機。最煩的是,根本就沒捉住那個繃帶怪啊!”

    說話間,那長長的貓尾跟著甩了起來,啪啪啪地抽打著皮質的沙發扶手,一副相當慪氣的模樣。

    他生氣或者炸毛的時候,格外喜歡翹起尾巴末端,如同毛茸茸的小錘子一樣,極有節奏的敲上一會兒。縱使明知道他的情緒不好,也感覺跟賣萌沒什么區別。

    六道骸雖然是靠著虛假的外表與行為模式去接近他,但兩個人相處了幾天,還真的隱隱勾起了養貓的樂趣,這會兒看著他縮成球狀、光留下黑絨絨的尾巴亂晃,一時間忍不住手癢起來,有心想輕輕摸一摸。

    結果,尚未等他的指尖偏轉幾分,便被倏爾響起的敲門聲打斷了動作。

    作為半個屋主的貓科動物下意識起身,一邊走過去一邊在腦子里過著熟悉的面孔,思考誰會來找自己:廣津先生有鑰匙,可以直接排除掉;愛麗絲不知道犯了什么錯,已經禁足四五天未曾露面,如果真的逃脫了首領的“魔爪”,肯定會迫不及待給他打電話,所以應該不是她;中也前輩忙著追殺太宰治,估計氣沒消之前是不會出現的……那就只剩下狗子了吧,來送餐之類的?

    想到吃飯就覺得沒胃口,他握住金屬質感的門把手,還沒向下壓,便懨懨地嘀咕著:“不是說,讓你一個人吃就好,不用管我了嗎?你還是回去吧。”

    “欸?我難得跑一次腿,竟然連門都進不去嘛——”

    門外的家伙故作委屈地拉著長音,聲線放得綿綿軟軟,如同拖著縷縷糖絲的甜品,光是聽著響也覺得十分可口。若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還真容易受到蠱惑,立馬答應他的一切要求。

    但樹里剛掉過一次坑,此時心里有所忌憚,趕忙警惕地改為鎖住門,睜著眼睛開始說瞎話:“屋里沒有人。”

    ——反正把太宰治放進來,他估計照樣出不了氣,還容易中了新一輪的暗算,不如直接拒絕誘惑,以免繼續給自己添堵。

    誰料,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少年輕笑一聲,用修長的食指抵住鎖孔,明示性地敲了敲,厚著臉皮又道:“難道你忘了嗎,這種普通的鎖,根本就攔不住我呀。”

    “……”

    想起他一流的開鎖本事,貓科動物不禁磨了磨后槽牙,強忍推開門摁著人咬一頓的沖動,毫不放松地逼問道:“你到底是來做什么?可別告訴我,是好心上門送飯的啊?”

    “哇,被猜中啦。那是不是說明,你其實是期待著我做出這樣的事情呢?”黑發少年用一種甜蜜地、恬不知恥的口吻回應著,上揚的尾音如同掠過湖面的羽毛,激起一陣徐徐擴散開來的清淺漣漪。

    如果有人能看到他此刻的表情,大約會發現他唇邊掛著笑意,卻與越發無害的語氣大相徑庭,狡黠得像是只滿肚子壞水的狐貍。

    (小貓吃軟不吃硬,可一味的示弱,倒未必能取得什么好效果呢。)

    他理直氣壯地將自己捉弄(調戲)的行為劃進合理區域,待壞脾氣貓怒氣沖沖地打開門,想要與他面對面理論一番之時,很有經驗地抓住對方纖細的腕骨,利用【人間失格】消除掉了時時刻刻處于發動狀態中的同化異能。

    由于能力的特殊性,他目前是全組織里唯一能直視樹里,欣賞著綠寶石般漂亮貓瞳的幸存者,內心里不禁為此晃動一瞬,連向來涼薄的鳶色眼眸都涌入了些許暖意,仿佛跟著一同被點亮了似的。

    趁著對方改為用武力解決問題之前,他及時舉起左手拎著的定食盒,用迷惑人心的模樣輕柔低語著:“唉,我確實怕你餓肚子,才特意帶了吃的東西過來,真的忍心拒絕我嗎?”

    他這般俊美又天生帶著些憂郁氣質的面容,眉間微微蹙起,便極易惹得旁觀者心憐,仿佛不答應他就是犯了天大的罪惡。

    當然,前提是忽略——

    他挪動了樹里的起居用品,導致中原中也為此糾結數日,好不容易解開矛盾又讓他打擾得一團糟,氣得兩個當事人沒心情吃午餐,間接分隔了弟子們的溫馨相聚時刻,再從芥川龍之介的手中取來定食盒,不僅一分錢沒付,還搶了功勞的事情。

    黑泥精:一切盡在掌握之中jg

    貓科動物一時間不免被他的表象唬住,下意識側開身子,放他進了屋。

    然后,當看見屋內人影的同時,他頰邊難得浮現的柔軟情愫褪得一干二凈,轉而換為寒涼的危險笑容,連語氣都變得深沉莫測,像是大半藏于海底的極地冰川。

    “啊、原來你在這里呢。”

    ——竟然,還敢搞小動作呢,真是膽量驚人呀。

    “日安,太宰先生。”

    披著稚童外表的幻術師站起身,像是沒聽懂對方的潛臺詞,依舊保持著謙卑的姿態,遙遙地朝他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多日未見,您的氣色真不錯,想必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吧。”

    ——不要面子亂撒嬌的繃帶怪,被人看到還能保持鎮定,當真厚臉皮。

    兩個人光靠視線交流,也能聽見彼此“禮貌性”的相互問候之詞:

    你怎么還賴著不走?

    該走的明明是你吧?

    在讓對方快點滾的這件事上,他們達成了統一意見,但很顯然,并沒有誰打算就此罷手,放棄自己看中的綠眼睛小貓(容器)。

    于是,在樹里完全不知情的暗流涌動中,兩個全港黑(或者全世界都可以排得上名號的)專業級戲精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作者有話要說:_(:3∠)_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惡人自有惡人磨吧(???

    嗨嗨和太宰都是專業級別拿白蓮花和綠茶劇本的可怕男人,來,開始互相扯頭花吧(bhi

    上一章有寶寶提問近期劇情的問題,我已經詳細回復過啦,覺得感興趣的寶寶可以去上一章評論區康一眼_(:3∠)_

    本章正常摸十個留言的寶寶送紅包!愛你們么么啾!

    記錄地雷投喂(95100),加更活動持續進行中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梵驊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七·韋恩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云兔兔20瓶;月城·楓5瓶;黑幻魔天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大乐透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