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穿成萬人迷的炮灰竹馬 > 80、趙梓宇

《穿成萬人迷的炮灰竹馬》 80、趙梓宇

    “憑你不配啊。”

    他也記得自己眼睛赤紅,在狹窄黑暗的房間,直接揪著對面男人的衣領,用盡全力,一拳打了上去。

    對面的瘋子退后一步,捂住臉哈哈大笑起來,臉上一片青一片紫,張口都是血,聲音卻如毒蛇般陰冷:“宋家不會放過我,他們很快會找過來。但我也不在乎了,反正我現在被搞的一無所有。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起死吧宋喻,誰都不好過。我不好過,你不好過,謝綏也別想好過。”

    “瘋子。”

    頭痛欲裂,視線慢慢變得迷茫。

    他往后退一步,踩到的是注射酒精用的針管。

    外面是狂風暴雨。

    他踉蹌地走出了倉庫,卻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旁邊是高速路,一輛又一輛車極速行駛過,汽笛高鳴在這雨夜。

    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他咬緊牙,手指顫抖地點上了接通鍵。

    “宋喻,你現在在哪里?”

    電話那邊是男人焦急的詢問,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和自持,清冷的聲音顫抖。

    心臟驟然被揪起,他痛苦地半蹲下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詞句斷在喉嚨間,只有喘息和吸氣混合在雨中。他腦海混濁,想說出什么,但是最終還是連手機都握不住,眼前徹底陷入黑暗。

    一個不是很長的夢,他被哭聲喚醒。

    “喻喻,喻喻。”是他媽媽的哽咽。

    還有姐姐在一旁帶著哭腔的怒罵:“為什么我弟弟要招惹上你!為什么要招惹上你!謝家果然都沒一個好東西!要是我弟弟有什么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各種聲音嘈雜,醫生的、警察的,人言人語。

    最后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像是被打碎了所有的傲骨,極輕地說:“對不起。”

    他姐姐終于哭出聲來。

    那哭聲傳入他耳中,讓每一根神經都酸楚而疼痛。

    但是他處在一個黑匣子里,封閉著世界,安慰不了任何人。

    “宿主,宿主。”

    008終于意識到不對勁,一下子從他意識里鉆了出來。

    大聲又焦急地喊著。

    “宿主!宿主!”

    宋喻的黑發被汗水打濕,身體跟脫水的魚一樣難受,把頭從手臂間抬起來,臉色蒼白透明、淺色的眼眸也是茫然的。旁邊是一片黑暗的禮堂,冬天的室內寒冷徹骨,他卻覺得自己整個人像是被火燒,頭被燒的暈沉沉,嗓子也干渴。

    008見他醒來,終于長舒了口氣。

    它想故技重施,打算匯入一點微藍的光進宋喻腦門為他清除記憶。

    卻被宋喻喊住,聲音冰冷:“你不斷消除我的記憶也沒用,我遲早會想起來的。你這樣,反而會讓我對上一世越來越感興趣。”

    008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臉上出現了復雜的表情,似乎是悲哀又似乎是崩潰:“可你想起來又有什么用呢。”

    宋喻燒的有些神志不清了,內心卻一片冰冷,冰火兩重天折磨著靈魂,他啞聲說:“《溫柔控制》的劇情都是假的對嗎?哪怕是上一世,也沒有完完全全按照劇情走。”

    008:“”它已經不知道說什么了,郁悶地:“因為兩次都是你啊。”

    008說:“《溫柔控制》的劇情,才是這個世界原本的走向,謝綏和趙梓宇,都是世界的靈魂人物,他們本該錯過、誤會再相愛,達成圓滿結局。誰知道半路殺出一個你唉。”

    宋喻手指攥著桌子邊緣,笑了:“你們可真搞笑。”

    008大概也是自暴自棄,安安靜靜坐在他身邊:“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008偏頭:“你是不是沒有看完溫柔控制原書?只看到謝綏被困在島上?”

    宋喻眼眸定定望著它:“恩。”

    008開始跟他講后面的劇情說:“謝綏被囚禁在孤島上,但是趙梓宇沒有對他做任何事,日常就是陪他聊天自說自話,甚至暗中幫他解決了謝家的事。”

    “趙梓宇不算渣吧,他和謝綏以前是生意上的死對頭,性格就是傲嬌、說話刻薄了點而已,骨子里卻溫柔又深情,哪怕因為求而不得和秦、孫一起把謝綏困在這里后,也直接用手段讓秦兩個人入獄,實際上從來沒傷害過謝綏。”

    “兩人感情的突破點在一次暴雨天,謝家的人被逼到絕路找到島上來,想要殺謝綏,而趙梓宇為他擋了一槍。趙梓宇生死一線,躺在病房的時候。謝綏回到a城,也接到了你死亡的消息。你是他童年時的一個故人,他來到你的墓碑前,回憶起你生前跟他說的那些話,愣愣沉思很久,最后決定舍下過去、珍惜當下,回到了趙梓宇的病床前。他們就這樣開始相愛。”

    宋喻笑得不停,嘲諷地、戲謔地:“你們做夢呢。”

    008深呼口氣,難以言喻:“是啊,我們做夢呢。你知道上一世最后的結局是什么嗎?”

    它自顧自說:“從你因為宋婉瑩婚禮回a城開始,劇情就瘋狂崩壞。主神動用的力量強行把劇情弄回去,讓你住院、讓謝綏上島,但是還是崩得一塌糊涂”

    008的語氣像是氣得顫抖又像是被驚得說不出話:“最后——謝綏一槍開在了趙梓宇身上!”

    聽到這句話。

    宋喻想笑,但是他太難受了,胸腔酸楚又悶疼。

    008再次深呼口氣:“后面的我也不想說了。”

    主神抹去了所有的人記憶,世界進入新的輪回。

    本來主神是想直接抹除宋喻這么一個角色的,但規則不允許,更有謝綏的意識不允許。

    不能抹除,只能更改他的人生軌跡,小時候青梅竹馬的歲月是后面謝綏釋然的關鍵,也不能省,能變的只有宋婉瑩的婚禮。本來這一世婚禮安排在國外,這樣宋喻就不用回國。

    可是甚至都不用進行到這一步。

    宋喻六歲那年,同一個島上,瘋狂的暴雨就讓他回憶起了上一世的因果。

    主神怕造成更大的改變,將宋喻的靈魂送到另一個世界,由它進入宋喻身體內、代替他走完剩下劇情。

    甚至為了不惹其他人懷疑,它沉默自閉把自己封鎖。

    但是誰又知道呢,宋喻又回來了。

    宋喻后面根本笑不出來,他發著燒,趴在桌上,喃喃:“所以上一世,我和謝綏到底是什么關系。”

    他自己回憶了一下夢到的那些片段,青梅竹馬,宴會上的驚鴻一瞥,國外病房內的重逢,還有今天夢到的雨夜打電話。

    中間似乎少了很長的一段。

    是那一晚被自己遺忘的嗎?

    008哪敢說上輩子他們的關系,只含糊道:“你對他而言,應該就是一個念念不忘的朋友吧。”

    “朋友?”宋喻有些迷茫,把這兩個字重復了一遍。

    008硬著頭皮說:“是啊,小時候的友誼總是彌足珍貴,謝綏還挺在乎你的。”

    宋喻:“哦。”

    008蠱惑地說:“其實,書里書外都是真實世界,誰又知道自己處在的世界,在另外一個世界不是一本書呢,可能也發生著同樣的愛恨,也有同樣的你不知道的命運之子。宋喻,你想清楚啊,這個世界對你來說都是上輩子的記憶而已,你只是因為一個誤差過來的。”

    “上輩子都過去了,沒必要執著。你這輩子的根不在這里,你還記得宋蘭嗎?那邊才是你這一世真實的家。”

    宋喻抿著唇。

    008狠下心,給他洗腦說:“你遲早是要走的。”

    宋喻:“是嗎?”

    008:“我們馬上會送你離開的,現在劇情怎么走已經不必要了,只要謝綏和趙梓宇相愛就好。既然遲早要離開,你慎重點,而且謝綏注定是要愛上趙梓宇的。他們生來都被賦予了相互吸引的力量,就像秦陌會不由自主喜歡上謝綏一樣。趙梓宇出現,謝綏也會愛上他。同樣的天之驕子,同樣的出眾,同樣的聰明,他們是針鋒相對的死對頭,也是最后彼此深愛共度一生的人。”

    宋喻五臟六腑都疼得不行,聲音很低,哼笑:“彼此深愛到先開一槍?”

    008:“”他總是能直接被宋喻氣得自閉。

    008氣急敗壞:“上輩子是意外,謝綏本來就是要相處久了才會動情的人,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們認識彼此而已。但不可否認,他們注定是靈魂伴侶。”

    靈魂伴侶這四個字聽在宋喻耳中,刺耳得不行。

    他燒得整個人糊涂,還是懶洋洋冷笑出聲:“得了吧,如何他們的相愛那么不可制止,你為什么要不斷強調讓我別和謝綏在一起。”

    008:“”

    008僵硬地說:“因為怕你離開時太難過。為了你好而已。”

    宋喻怎么可能信他,虛弱地勾了下唇角,臉色蒼白趴在桌上,喃喃:“那不好意思了。”夢里謝綏那句“對不起”猶如帶刺藤蔓,裹在他心上,又痛又難過。

    他半睜著淺茶色的眼,渾身疼得冒汗。

    迷茫又冷靜,一字一句說:“我好像,已經喜歡上他了。”

    008:“???!!!”

    啊啊啊啊!008要氣死了!

    它瞪大眼,差點就要魂飛魄散。

    虛體幽藍的光一下子大盛,照得整個禮堂都明亮了一瞬間,刺目得讓宋喻疲憊地閉上了眼。

    耳邊是008震驚地、崩潰地、飽含憤怒地:“你喜歡上他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它急得團團轉:“啊啊啊我要去找主神!”

    宋喻閉上眼睛,就沉重再也睜不開,渾身力氣猶如抽絲剝繭。

    謝綏回家,幫陳奶奶應付走了一堆人。

    對著律師和一堆保鏢,少年清冷眉眼間絲毫不見慌張,淡淡說:“不用那么麻煩,叫謝思年直接來見我吧。”

    律師愣了一下,鞠了一躬,抱著一份文件,又說了一番話才離開。

    陳奶奶安安靜靜坐在沙發上,昏黃的燈光照在每一根銀發上,拖曳出溫柔的余韻。她久久地望著謝綏,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輕聲細語:“阿綏,無論你做什么決定,奶奶都支持。”

    謝綏溫和地一笑:“奶奶,你先去睡吧,我等下還要回學校。”

    陳奶奶揉了下眼睛,點了下頭,她的腳有些跛。

    謝綏走過去,想要攙扶住她,卻被陳奶奶輕輕按住了手,蒼老的眼珠子靜靜看著他清晰又悲憫,搖搖頭幽幽說:“你媽媽初來這里的時候,我也勸過她,只是她聽不進去,鉆一個死胡同不出來。你呀,千萬千萬莫重了她的路。”

    謝綏稍愣,長睫之下眼眸帶笑:“我不會的。”

    陳奶奶又憐惜地嘆口氣:“人一死塵歸塵土歸土,她拋下你,你也莫在念著她。沒緣法轉眼分離乍,世事都如此。”

    沒緣法轉眼分離乍,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他從破舊古老的樓房走出,撐著傘到街上,漫天的黑雨,潮濕冰冷。

    他突然很想見宋喻。

    翻出手機,輸入那串爛熟于心的數字。

    只是打過去,卻是第一次,無法接通。

    謝綏站在雨中,神情漸漸冰冷。

    宋喻周五已經跟孟家打了電話不回去的。

    他趕回了學校公寓,他一直都有宋喻家里的鑰匙,宋喻在那次睡了他的床心懷愧疚后給的。

    只是打開門,里面卻也是一片黑暗,一片安靜。

    他一直都很討厭雨天。從骨子里的厭惡,尤其是這種暴雨天氣。

    聯系今天下午和他待在一起的所有人,包括老師,一點一點拼湊蛛絲馬跡。

    謝綏的眼神深冷,重生回來一直壓抑的、心中暴戾的情緒瘋長。

    “一直沒回家?我是最后又打電話給了宋喻同學。啊,那可能是被鎖在禮堂了,這關門的同學都不先看一眼嗎。我現在不在學校,不過保安室有備用鑰匙的。”

    “謝謝老師。”

    謝綏上輩子甚至沒有看秦陌一眼,哪怕他最后跪在地上、猶如腳下塵埃一樣卑微祈求,對他而言,也只是跳梁小丑在表演無聊的喜劇。

    這輩子秦陌倒是進步了。

    他終于,吸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一進禮堂,果然信號全部被隔絕。

    打開厚重的大門,謝綏一眼就能看到趴在第一排睡覺的少年。

    空氣冰冷潮濕,黑暗滲入整個世界。

    謝綏緩步走了過去,陰郁冷厲的心情稍稍平靜。

    他半蹲下身,手碰上少年的側臉。皮膚落在掌心,滾燙得仿佛灼燒血液。

    微不可察的慌亂也終于消散。

    謝綏半垂眸,靠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喻喻,醒一醒。”

    作者有話要說:天才宋導,還不明白嗎?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花爺v5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lenki、慕、渺、特楦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l、逆時2個;deter、35135503、彧辰、小怪獸、沒錢了,別搞我、容容、十五、你真搞笑耶、子不語、瓜兒皮、陌上琴音起、大霜、原來你還在啊、櫻井桃子、顧七、顧艾恒o、白無相、一個白菜、老陳、餅干、29958101、哎呀咿呀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蜜蜜兒79瓶;二胖子68瓶;筮硯50瓶;九十弦云出45瓶;符書盈yg82872240瓶;一塊文青的黑玉36瓶;31175503、秋秋秋秋沐杉30瓶;alessa26瓶;彩瓢西瓜23瓶;玥、lenki、星諾、宋清和、佾云、以遙遠之名、草莓味貓薄荷、抖森夫人、20瓶;現實的三觀不是非現實18瓶;?皿?、未見青山老ペ、萬花谷醫學生、糖醋涼面不要醋多放辣、唐九、南忱、皮皮蛤、呂子梨子、請賜予我無雙美少年、木歌、dayder、三元里、貍貍10瓶;lyf、加李李、323341809瓶;我有一只念蘿卜7瓶;23653900、鮮奶茶、悠悠夢迷離、35135503、你好。、chen、duang、ston、你巭孬嫑莪、、陳陳米、生活需要糖分5瓶;若綠~喵、徘徊4瓶;一個大俗人、言卿、隨便取個名、鹿、嘻事檸人3瓶;我愛嗑c、瓜兒皮、asdydw、嚶嚶、吃個球球、二妹2瓶;洛小鬼、悠璃、doyizi、阿布。、鳳棲梧桐、蘊憶、南屏晚鐘、漓橦、酥了個餅、子熹和我在打啵、一只菲菲_、木槿年、宣嘰、27823094、浮生幽夢、云邊有個小羊駝、蔚藍、今晚夜色真美、莫歆雨、白團團、游惑的耳釘、不知為何、雁長靖的探梅、鑫鑫萌妹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大乐透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