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神秘老公有點壞 > 第2917章 故意找茬兒

《神秘老公有點壞》 第2917章 故意找茬兒

    “……”感覺胸口燃燒著一把怒火,快要bào zhà了一般,又是一通翻找,總算找到了米桶。

    淘米,加水,放入電飯煲,然后又回到砧板邊上,將所有的蔬菜切丁兒。

    不過這一次,雷諾走到了她的身邊,直接將光對著她底下的刀,以免她真的切自己的手指兒加菜。

    顧瑾汐將胡蘿切得獵獵作響,雷諾忍不住搖頭:“它跟你有仇?”

    “有問題?”

    “尸骨無存。”

    “……”顧瑾汐突然亮起了手上的菜刀,對著雷諾威脅,“如果你再多廢話一句,我就讓你真的嘗嘗尸骨無存的味道!”

    “火氣這么大,你會老得很快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顧瑾汐再一次亮起了菜刀:“你還沒完了是。”

    “火氣這么大,最近陰陽失調?”

    哐當,手上的菜刀直接對著腳背砸了下去。

    身體里流動的血液好似在這一刻被冰封了。

    可就是這一下,也足夠把顧瑾汐給嚇得,面色蒼白,都不敢低頭看自己的腳,聲音里反而帶上了哭腔:“我腳是不是斷了……”“……沒有。”

    雷諾的回答有些悶悶的。

    顧瑾汐卻固執的堅持己見:“肯定有,我都聽到砰的聲音了,一定有!”

    對面的雷諾看她的眼神頓時多了幾分微妙,聲音也跟著低了幾分:“那你覺得疼嗎?”

    疼?

    好像還真的是沒有,一點兒感覺都沒有,難道真的沒有?

    她將眼睛悄咪咪睜開一條縫,借著手電的光,看到那把躺在地上威風凜凜的菜刀,這……砸的好像不是她的腳……難怪感覺不到疼了。

    顧瑾汐兩個眼睛都睜大了,卻是不敢去看他的臉,只能干笑著打著哈哈:“幸好是刀面砸在了腳背上,而不是刀鋒對著腳背砍下去,要不然整個腳掌都要分裂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腳沒事。”

    “你說呢。”

    換來的,是雷諾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顧瑾汐趕緊將地上的菜刀撿了起來:“還好只是砸了一下,應該,沒事,算了算了,你出去,手電留下,別再這里了。”

    用推的,將雷諾趕出了廚房,顧瑾汐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真的是有夠丟臉的……她索性雙手拿著刀,將青菜和胡蘿卜還有皮蛋敲扁了然后放在砧板上一通亂砍,差不多了,就全部放入了燒粥的電飯煲內。

    剩下的,就交給時間。

    她怯生生走到廚房門口,看了眼客廳,客廳內的珠光似乎將要燃盡,光線有些昏暗,沙發上,坐著個身影。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他身邊:“那個,你腳沒事。”

    “你說呢。”

    “要不我看看。”

    顧瑾汐在他旁邊蹲了下來,“但是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你一直拿話刺激我,我也不至于——”“失控殺人?”

    “不是,真不是,就是不小心失手了。”

    “呵呵。”

    雷諾的冷笑帶著幾分透心涼的味道,顧瑾汐看的并不真真切,但莫名覺得后脖子發涼,恰好,廚房里傳來粥的香味,她趕緊找了個話題:“那個,粥好像好了,我進去看看啊。”

    借機鉆入廚房,顧瑾汐的嘴角忍不住揚起一抹笑意,打開了鍋蓋,加了點鹽嘗了嘗味道,又等了些時候,覺得差不多了,便拿著碗盛了兩碗粥,端到了客廳。

    客廳里,傳來游戲的音效聲。

    顧瑾汐蹙了蹙眉,看到手機屏幕的光亮照著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

    “你居然玩游戲?”

    顧瑾汐走近了看到手機頁面,一臉驚詫,畢竟他這樣的人,怎么都不能和游戲兩個字劃上等號。

    “不行?”

    “不是不行,只是有點兒……”玄幻,“粥可以喝了。”

    “恩,你先吃,我這把打完。”

    “……”顧瑾汐對游戲接觸不多,但這幾天跟安九相處下來,讓她知道,現在有一款游戲很火爆,上至二歲小兒,都能隨手打一把。

    而安九那么厲害的技術,是因為她在打職業。

    以前,玩游戲那是玩物喪志,現在打游戲也有了行業規范,而且是一個非常有朝氣有活力的新興行業。

    只不過沒想到雷諾竟然也會有所涉獵。

    顧瑾汐坐在那兒喝粥,雷諾卻坐在沙發上打游戲,一時間,她有些憤憤然,這不是把她的好心當驢肝肺。

    愛吃不吃。

    顧瑾汐吃了幾口,覺得好像不怎么餓了,便將剩下的粥端入了廚房。

    出來時,雷諾的游戲正好結束了,而且聽音效,應該是贏了。

    他走到餐桌邊上,拿起勺子喝粥,粥沒有剛才那么燙,是溫的,正好入口,但是他只喝了一口,就吐了出來:“你把鹽罐子丟進去了?”

    “……愛吃不吃。”

    說完,她就管自己走了。

    本來是想上樓的,但是看著黑漆漆的樓梯,她就改變了主意,在沙發的另一邊窩了下來。

    利用手機找了個電視看。

    雷諾挑眉,在另一邊坐下來。

    一個管自己看電視,一個管自己玩游戲,倒也是相安無事。

    不過一小時后,當整個客廳陷入昏暗時,顧瑾汐終于意識到:“有充電寶嗎?”

    “沒有。”

    所以沒有電沒有充電寶他們為什么還要那么奢侈的看電視玩游戲。

    看著散落在桌子上已經燃盡的那些蠟燭,顧瑾汐做最后的掙扎:“那蠟燭呢,沒有嗎?”

    “沒有。”

    “……”所以他們是要在黑暗中迎接黎明的到來?

    雨夜。

    寒氣逼人。

    顧瑾汐的目光落在沙發角落里的一床薄毯上,剛想出手,但是有人比她動作更快,直接將那床薄毯抓在了手里,顧瑾汐撲了個空,不由懊惱:“是我先看上的。”

    某人臉皮賊厚:“是我先拿到的。”

    可惡!“你怎么那么不要臉。”

    “這和臉有什么關系,難道不是應該怪你自己手短。”

    ……論扎心,雷諾這嘴若稱第二,絕沒有人敢論第一。

    “樓上還有,你自己上去拿。”

    上去?

    現在連手電都沒有了,她還敢上去?

    “這里是你家,你上去。”

    她縮在沙發上已經感覺有些冷了。

    “我不去,聽說下雨天打雷有妖怪出動。”

    妖怪?

    “你還相信這個?”

    “入鄉隨俗,樓上說不定現在是群魔亂舞。”

    “啊——”為了配合他的話一般,恰好一個悶雷落下來,當時就嚇得顧瑾汐抱緊了自己的頭,“你別再說了!”

    “好啊,不說,反正也沒事干,這么無聊,那不如來講故事,我最近特別喜歡的幾個故事,我講給你說。”

    “……”十分鐘后,顧瑾汐的尖叫聲快要將屋頂給拆了,“閉嘴,閉嘴,你不許再說了!”

    什么故事不好講,偏偏要講鬼故事,這人一聽就是故意的。

    尤其是雷諾那一把天生沙啞低沉的嗓子,配上那瘆人的故事,真的是讓人頭皮發麻,冷汗直冒,尤其是當他說我現在看到有個穿花襖子的小孩站在你身邊時,顧瑾汐驚得整個人都彈跳了起來,正好穩穩的落入一邊的雷諾懷里……
大乐透开结果